唐河县人民政府
唐河县人民政府
导航图标

您的位置:

首页

 > 

子站信息

 > 

工作动态

散文《情醉麦积山》

作者: 编审: 时间:2020-12-29 17:03:21 来源:学习强国



在有着“陇上小江南”美誉的天水,在绵绵的秦岭山脉上,有一座麦垛型孤峰山巍然耸立。它山峦叠翠,草木葱茏;它历经风雨的洗礼依然风景秀美,如诗如画;它带我们穿越岁月的风尘,追溯佛教的历史兴衰,感受时代的风云变迁。


迎着绵绵细雨,我走进了古老而神奇的麦积山。起初并未觉得它有什么与众不同,慢慢地绿色在我眼前铺展开来,一株株枝叶茂盛的大树伸展着枝干,热情地迎接我们。走在细雨浸润的林间小道,聆听雨滴的轻声细语,一股凉意涌上心头。我仰头凝望山顶,麦积山石窟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回眸着我,那目光强烈地撞击着我的心,那么深远那么幽邃,让我忍不住想要走进它,感受它那来自遥远时空的过去。


麦积山石窟是文化延续性最长的一个石窟,开凿于后秦,历经北魏、西魏、北周和隋、唐、宋、元乃至明、清等十几个朝代。一千多年的悠久历史赋予了麦积山石窟特有的时代印记,让现存的每一处洞窟和石碑都写满了历史的厚重感。


蒙蒙的细雨格外多情,给麦积山增添了几分诗意与神秘。此时山上云雾缭绕,我看不清它清晰的模样,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大大小小、或圆或方的洞窟半遮半掩地散落在悬崖峭壁之上。最为显眼的就是屹立在中间的三座大佛,听导游讲这是98号洞窟,介于北魏时期,主佛是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身高12.2米。他眼睛微闭着,慈善地诵读经文,普度着芸芸众生,让人不由得升起一股膜拜之心。旁边的观世音菩萨的佛像因为长时间的风吹雨淋,脱落风化掉了,不禁让人心生惋惜之情。苏轼曾经有词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虽然看不到观音菩萨大慈大悲的模样,但这种残缺的美,不仅引发了我们无限的遐想,保留了历史的原貌,还清晰地还原了古人开凿石窟的大致过程,让我们不禁惊叹无数工匠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开凿石窟的巨大工程,为古代劳动人民精湛的技艺和无穷的智慧所折服。


我沿着狭窄陡峭的台阶向上攀爬,看到有抱着孩子的父母,拄着登山杖的老人,背着相机的摄影师努力前行的身影。他们每到一处就深情抚摸着岩壁,把手机、相机的摄像头贴近铁网的孔隙,凝望石窟里每一尊佛像历经千年不朽的传奇。


沿着迂回婉转的栈道,我看到了造型多样,刻画细腻,生动传神、姿态各异的精美泥塑。这些泥塑有的屏神凝视,神情严肃;有的慈眉善目,头戴蒲扇形状的装饰;有的双手合十,默念经文;有的低头含笑,温婉慈善;有的手持法器,威武雄壮。这一尊尊灵动的佛像有着蒙娜丽莎的微笑,有着形神兼备、动静相生的虔诚,仿佛能穿透你的思想,洞察你的心灵。在这些佛像面前,所有世俗的杂念和浮沉都瞬间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无尽的宁静与洒脱。


我凝望着这来自不同时期的泥塑,欣赏着每个时代对美的不同诠释。精美的女性塑像,展现了东方女性的端庄高贵与典雅,将那个时期女性的柔美,慈母般的微笑刻画得淋漓尽致,在历史的画卷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艺术之美;形体高大的男性雕像,展现了华夏炎黄子孙顶天立地的伟岸形象,将男性的刚毅、威猛不可侵犯的庄严刻画得惟妙惟肖,在岁月的洗礼下依然有气吞山河的气势;天真可爱的童男童女泥塑极富有生活气息,工匠们把孩子的稚气与无邪灵动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在威严的佛像面前多了一份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还有那少男少女相互依偎、窃窃私语的雕像更是打破了封建世俗的束缚,更趋向于世俗化人性化,富有反抗精神。


这一尊尊佛像既有后秦时代的西域风格,又有北魏时期的中原风格,北周的方中求圆、宋代的写实风格。这些形象多样、造型独特的泥塑和壁画,虽然历经华夏历史的洗礼,但仍闪烁着艺术的光芒,诠释着佛像不朽的传奇。它们在朝代的更替中变换着模样,在文化与情感的碰撞中拉近了人与佛的距离。艺术家和工匠们用最原始的工具将美丽与信仰注入到宗教佛像的身上,见证了每个时代历史沉浮中的生活轨迹和心路历程,真是精妙绝伦。


每上一层都感慨万分,再往上走,我终于来到了高达88米的栈道。登高望远,心中豁然开朗,此时雾气升腾,对面的山已被云雾笼罩,白色的浓雾掩映着青山绿树,让人飘飘欲仙。再回望那一尊尊大佛,让人恍若到了佛经里描绘的西方净土。此时已分不清哪里是真哪里是假,只觉得心如止水。回过神,一尊尊大佛似乎惠光普照,俯瞰着山石松涛,俯瞰着潺潺流水,做大山最忠实的守护者,向人们回望着历史,展望着未来。


从上面往下走,依然别有洞天。你看那44号洞窟西魏造像,风格继承秦汉传统,技法精湛,主佛释迦牟尼面容饱满莹润,神情典雅圣洁;90号北魏时期,北周重绘,宋代重塑的正壁佛左侧弟子迦叶沉着稳健,右侧弟子阿难潇洒聪颖;165号北魏时期,宋代重修的供养人神态潇洒,写实自然;76号供养人蜗卷式发髻偏向一边,生动别致; 还有那78号窟内三佛雄健挺拔,威严肃穆,造像有明显的外来影响,右臂坛基前的男供养人手持莲蕾,虔诚恭立,一个个栩栩如生,铸就了佛像的经典。


这么多智慧的结晶,这么多艺术的珍宝,难怪有对联说“艺并莫高窟,文传庚子山”。我们今天能看到这么让人震撼的泥塑,不得不感谢民国时期的知名学者冯国瑞先生。麦积山石窟在冯国瑞发现之前,沉寂了将近几百年。生于天水的冯国瑞看到麦积山有关的史料记载后,不畏艰难险阻,先后六次深入大山深处,探秘麦积山石窟的秘密,他发现了散花楼窟顶的壁画,获得了麦积山石窟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揭开了麦积山泥塑神秘的面纱。


除了感谢冯国瑞,我们还不能忘了大批的文物修复工作者。这里依山傍水,难免潮湿多雨,虽然工匠们在泥巴里拌入蛋清、中草药、头发丝来增强泥塑的韧性,起到防腐防虫的作用,但岁月的洗礼还是让很多泥塑风化残缺得厉害,有的只剩下一堆浮沉。为了更加完整地保存泥塑,让更多后来人见证这一艺术瑰宝,大批的文物工作者和麦积山的居民开始了漫长的修护过程。他们在这样狭窄多雨的洞窟里重复着枯燥的修复工作,一坚持就是几十年,有的甚至付出一生的心血。是他们让我们看到这么精美的佛像,是他们让艺术的精髓流传后世,他们将和这绵绵青山、古老的石窟一起让后人敬仰!


麦积山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和谐统一,远离了喧嚣,继续延续着华夏文明的开始,用它那独特的魅力和故事吸引着中外游客。麦积人的故事还在传诵,“砍尽南山柴,才修起了麦积涯。先有万丈柴,才有麦积山”的谚语还在山上回响,而我则看到了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在熠熠生辉。





上一篇:“最强寒潮”有多强?专家解读来了
下一篇:唐河县交通执法大队:严查涉路违法行为 提升公路通行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