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唐河县人民政府网!  今天是:
政务要闻

马振扶的教书世家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未知发布时间:2009-10-23 00:00:00

    36年前,一个15岁少女的自杀把偏僻小镇马振扶推到了风口浪尖。36年后的今天,“马振扶事件”的主角之一依然安静地生活在小镇上,并影响着小镇的教育事业——

  硕果累累的金秋9月,汽车在曲折起伏的河南省唐河县乡间公路上一路颠簸着驶向桐柏山余脉深处,在山里面,一个叫马振扶的偏僻小镇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36年前,一个15岁少女的自杀把这个偏僻小镇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全国人民的视线焦点。

  时间回溯到1973年7月的马振扶中学,初二女生张玉勤在一场英语考试中交了白卷,并在试卷背面写道:“我是中国人,何必要学外文,不学ABCD也能当接班人,接好革命班,埋葬帝修反。”为此,张玉勤受到班主任杨天成的批评教育,几天后跳河自杀。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这一事件被“四人帮”定性为“修正主义在教育上的复辟”,班主任杨天成、校长罗长奇被“四人帮”揪住不放,批斗判刑,马振扶中学所在的唐河县掀起了一股“批林批孔批罗杨”的浪潮,280余人遭到批斗。最终事件带来的影响蔓延至全国,一批忠于职守、热心教育事业的中小学教师被打成“复辟”典型,或下放、或撤职、或开除公职,甚至被判刑。这就是著名的“马振扶事件”。

  36年过去了,“马振扶事件”的受害者早已在1977年得到平反,一些当年的经历者也早已找不到踪影。当人们都不愿意再去回忆那段刻骨铭心的岁月时,事件的主角之一、72岁的杨天成老人依然安静地生活在这个小镇上。36年前,因为教育,他成为焦点,受尽磨难,苦不堪言;36年后,虽然早已退休,他依然深深地影响着马振扶的教育事业,三个儿子、一个儿媳都是老师,“教书世家”的美名传遍乡里。

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

  马振扶乡街道旁的一条小胡同里,坐落着一个独门小院,杨天成老人与老伴儿就住在这里。院子不大,栽满了花草、蔬菜和果树。走进小院,只见枣树下摆放着一张小桌子,老人正戴着老花镜,用红笔在一本《资治通鉴》上认真地批注着,旁边放着两本泛黄的字典。几十年的教书生涯使老人与书早已难解难分,看书看报成了他退休后每天的必修课。老人深居简出,除了每天早晨必需的晨跑、看电视新闻外,看书就几乎成了生活的全部。“这些都是我年轻时买的书,现在没事了就想好好看看。”老人说,下一步准备看《史记》。

  老人又拿出一本《宋词鉴赏》,翻开一看,只见密密麻麻全是红笔小字,有的是生僻字的翻译,有的是自己的心得体会,字迹工工整整。在这本老人用了3年时间才看完的书里,我们发现了一个发黄的小红本,上面用圆珠笔工工整整地写着英语音标,后面括弧里写着汉字发音。当年就是因为英语,老人才遭受了无妄之灾,所以这个发现多多少少令我们感到一丝惊异和困惑。

  只有重回旧地才能重拾尊严,原来,出狱后,老人不顾亲友劝阻,又回到马振扶中学教书。随后的几年,老人的四个儿子也先后登上了马振扶中学的讲台,父子同台育人一时成为当地佳话。如今,老人的长子杨峰转行在唐河县工行做外汇,其他三个儿子杨书伟、杨书峦、杨书民及儿媳刘汉坤仍在马振扶教书。

  对于孩子们从事这个曾经让自己很受伤的职业,杨天成毫不介意,甚至有些自豪,“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四人帮’不让我教书,正说明教育的重要性,所以我偏要教好。”杨天成说,娃儿们想要教书的确有赌气的想法,但这条路完全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儿子把父亲“赶”下讲台

  父子虽然同台教书,教学方法却大相径庭。杨天成1997年退休,1998年被学校返聘任政治教师,但是上了一段时间的课,就被小儿子杨书民“赶”下讲台。原来,杨天成的教学方法在接受新式教学方法的小儿子杨书民眼里,早已成为古董。“老整家儿不沾闲”,听了父亲讲的政治课,小儿子反过来教育起了老子。

  “他们现在都是启发式教学,给学生充分的时间,让学生自己利用。”杨天成说,“不像我们,生怕学生学得少,填鸭式地满堂灌输。”在这点上,杨天成倒有点佩服儿子。“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杨天成说,“从前教书时,农村教师资源稀缺,好多中小学老师都是身兼多职。”过去马振扶贫穷偏僻,交通不便,别人都不愿意到这里来教书,一个老师教好几门课也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不像现在这么专业。

  现在杨天成每天晚上必看《新闻联播》,了解国情和新政策。“那时候流行的是‘洋奴哲学’。”杨天成说,“学习国外的东西就是崇洋媚外,就是不爱国。我们那一代人生不逢时,在国家底儿最寒的时候知识没地方用,不像现在,国家强大了,在国际上交流也多了,要是不学英语,我们不但没办法把国外的先进东西引进来,也很难让外国人了解我们。”

  5岁的小孙女上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放学回家就拉着爷爷盘学问:“苹果用英语怎么说?”面对小孙女的提问,杨天成应付不了,因为在他那个年代学英语都是先学字母,再学音标,最后学单词的意思。“现在的小孩儿从小就学英语,什么香蕉、梨、苹果……用英语说得很溜。”杨天成脸上满是欣喜,看得出来老人很以孙女为骄傲。

干教育就要干好

  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下午3点多见到杨天成的三儿子杨书峦,他在学校接受了6个小时的培训,听说我们来了,便匆匆从学校赶回来。

  1990年毕业开始从教至今19年,杨书峦的职称仍然是小教一级。不过,对于这个他并不在意,平时还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19年的教书生涯中,杨书峦的业绩一直很突出:今年刚被评为唐河县优秀教师,所带班级8门课中有7门课在年级评比中位列第一名,他还编著了内部练习教材。提到这些成绩时,杨书峦憨憨地说:“这没啥!”杨书峦虽然讷于言辞,却和父亲一样是一个极为负责任的老师,经常给学生家长打电话沟通,也经常去学生家中家访。

  “不管是造氢弹、子弹、原子弹,都离不开教师,离不开教育。”杨天成至今不后悔从事教育事业。他说,现在教育条件这么好,干教育就要干好。杨天成在马振扶中学先后教过语文、英语、政治。当我们问到他对于人生的起伏有什么评价的时候,他沉思了一会儿,坚定地说:“无怨无悔!”

  实际上,当年的马振扶中学已经改成了小学,现在有6个年级。原来的中学变成了马振扶二中,是1997年靠乡政府、百姓集资300万元建起来的,占地40亩,有12个班、600余名学生、40余名教师。

  据马振扶二中化学老师汪华甫介绍,现在学校的教学手段都实现了现代化,2006年国家又拨款配置了多媒体教室,开设了信息课。老师跟以前相比也趋于年轻化,学历上也有了更高要求……

  有人曾说,唐河县以前靠两个人出了名,一个是冯友兰,另一个就是张玉勤,前者是教育的受益者,后者则是教育的受害者。如今的唐河又一次以她实实在在的发展为人所知:“全国粮食生产三十强县”、“栀子之乡”、“新兴镍都”等光环让这个有着130万人口的农业县再一次引起了世人的注目。而这些,都与教育的飞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正是有千万个像杨天成这样的老师、像杨家这样的教书世家的辛勤努力,才将“读书无用论”彻底抛入历史的深渊。当年的“白卷英雄”时代早已一去不返,如今的中国正以大踏步的姿态行走在开放的大道上。“不管是造氢弹、子弹、原子弹,都离不开教师,离不开教育。”杨天成的这句话回响在耳边,告诉我们,只要心火不熄,教育就不会中断!

   主         办:唐河县人民政府                          承      办:唐河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联系地址:唐河县行政中心                            联系地址:唐河县北京大道便民服务中心2号楼四楼   

   联系电话:0377-68910001                        联系电话:0377-68928805

   邮         编:473400                                         E-mail:thwxb2017@163.com

                   备案号:豫ICP备11023709 建议IE6.0以上   公安机关备案号: 41132802000203    政府网标示码:4113280004